直面中学生的“情感问题”
中国·哈尔滨 更新日期:2004-10-12
  新学期才开了一个头的时候,班级里面的“恋爱青年”又出现了。家长们有的发现了孩子放在衣服口袋里的小条,有的看了孩子的日记。有的孩子已经挨过打了,有的家庭正处在冷战当中。班主任老师的德育经验交流会上,几乎每一周都少不了关于“早恋”的话题。甚至有的学校为班主任开起了“中学生情感”的专题经验交流会。一提到“早恋”,家长们都“激”了,仿佛从此“陷入泥潭”;老师们的眉头“锁”了,面对记者,他们只是深叹……“哎,早恋正在茁壮成长!”

  葛殿萍老师是哈尔滨市第十四中学的一名英语教师,做了28年班主任工作。从1981年开始,她面对班级里第一对“恋爱中的宝贝”,跟随着一对一对的“宝贝”和“宝贝们”的家长一起担心、激动、努力,看着他们甜密、痛苦、流泪直至参加高考。今天,当得知记者想找一位最有经验的老师谈一谈中学生的情感问题时,葛老师被当作实力派权威推荐给了本报。

  电话费猛增;每天放学堵车;上课总是传条;学习时也会脸红……

  班级里哪两个孩子有“问题”,葛老师一眼就能看出来……

  “上课的时候,会发现有的孩子怎么总是会溜号,溜号的时候怎么还会有甜蜜害羞的表情;钢笔里没有水了,怎么偏要隔着千山万水地去借笔用;放学以前,班里总有一张张小纸条会从这个角落传到另一个角落。自习课上,学累了的两个学生会抬起头来相视而笑……

  分组活动我无意把两个学生分到了一个组,女生紧张得脸都涨红了。

  孩子的这些变化,细心的家长也会发现。平时晚上,孩子好像不爱接同学电话。即使勉强说几句,很快就要僵硬地挂断。可是家长一不在家,他们能一聊几个小时,家里的电话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猛增。孩子放学不是遇上大扫除,就是遭遇堵车。平常半个小时路程,现在要一个半小时,甚至更长的时间。男生常常送女生回家,在走到女生家门口的时候,两个人还站在原地说上好半天不肯回家。”

  到这个时候,许多家长们开始“留心”孩子的日记,一场“内战”在悄悄地酝酿当中……

  葛老师听说了女生的成绩以后很难过,以她原来的成绩上重点大学不是问题。葛老师认为,这个母亲对女生的不良影响,甚至超过了早恋本身。

  大约是5年前的那一届毕业生。葛老师的班上有一对长得很漂亮的男生和女生。女生不仅漂亮,学习也非常好。男生是班级里的旁听生,平时不怎么学习,就是一个劲儿地对女生好,给她做各种各样的“后勤工作”。他们两个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慢慢有了感情。

  半年以后,女孩的家长因为电话费的问题发现了她的变化。当母亲看到电话单上一个月400元钱的电话费时,实在不敢相信。于是母亲开始留意,她发现家里有人的时候,女孩接电话总是很紧张,说不了两句就挂断,甚至根本不接电话。等到家里只剩下她自己的时候,家里的电话总是占线。

  这个女孩的家庭有些特殊。女孩的父亲是一个在社会上能力很强的人,她的母亲就专心在家照顾家人的生活,没有工作。前一段时间,母亲发现了丈夫有外遇,本已觉得心灰意冷。而此时,最宝贝的女儿好像又与男孩早恋了。

  母亲从此观察得更细了。她感到女儿不爱和她说话了,总是自己躲进屋里面想心事,想的脸都红了。家里的电话费仍然居高不下。母亲最终找到了女儿的日记,一页页看完,气得浑身发抖。她跟女儿大吼,女儿低着头,一声不吭只是沉默。母亲冲过去“啪啪”地抽了女儿几个耳光……

  这件事当晚,父亲也知道了。第二天的晚自习时间,夫妻两人到学校将教室中的班主任找到走廊里,一边互相争吵着一边向老师通报了这一情况,然后嘱咐老师一定得好好看着女生。在后来的几个月里,女生经常被打耳光,被辱骂,但是她与男生的关系没有断。于是就继续挨打被骂。就这样,高三开学的时候,女生的学习已经很不好了。

  女生的父母给她办了转学。她去了师大附中。但是班里的同学经常看到,每到女生上体育课的时间,男孩总会准时站到她的校园门口,两人见面。后来,女孩的成绩十分不理想。葛老师听说了女孩的成绩以后心里很难过,以女孩原来的成绩考个重点大学不是问题。葛老师认为,这个母亲对女生的不良影响,甚至超过了早恋本身。

  实践证明,母亲的这一次冒险侥幸获得了成功,因为女生后来确实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医科大学。这是让全班同学都十分惊讶的事情。

  当一个家庭“摊”上了早恋,许多家长都会表现出一个相同的行为程序。起初,他们强压怒火,给孩子摆事实讲道理,告诉他们学习是当前的最大任务,恋爱是长大以后的事情,孩子是家长的希望,为了孩子家长付出了多大的心血。但效果不佳,孩子“恶习难改”。于是家长们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,在一次交谈失败时,家长开始施行“暴力”。这时出现了虚假的效果,即孩子表面上老实了,但“早恋”转入“地下”,学习成绩急速下滑。最后,家长在长时间的打骂无效之后,已经束手无策了。结局是孩子自己也要把自己放弃了……但有一位母亲做了一次最后的“冒险”,居然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  女生的家庭是一个普通的家庭,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。但男生的父母却是出色的医生。在女生的情感问题被家长得知以后,她的母亲跟她谈也谈了,对她打也打了。女生呢,哭也哭了,懂也懂了,但就是没心思学习。后来,女生的母亲激了,铤而走险地说:“你就这样吧,他的家庭条件那么好,父母都是那么有名的医生,儿子学习也好,咱就这个家庭,你的学习又不好,将来你怎么能配得上人家?”后来,母亲时常在这个基础上与其交流,鼓励女孩说:“你只有考上一所医科大学,你才有机会跟他继续交往,你们才有可能长久地在一起。”实践证明,母亲的冒险侥幸获得了成功,因为女孩后来确实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医科大学。这是让全班同学都十分惊讶的事情。

  别的家长发现孩子“早恋”都生气,但这个母亲不但不生气,反而还很支持,她对葛老师说:“我看那个小同学也确实不错,我也挺喜欢的,长得白白净净的,人又懂礼貌,学习还特别好……”

  遇到“早恋”问题的父母,“生气”的情绪本该是共有的。但是葛老师在1996年遇到的这位母亲不但不反对,甚至支持他们在一起。

  在1996年刚入学不久,葛老师发现班里一个女生和一个男生关系十分密切,几乎是形影不离。男生是班级里学习最好的,女生成绩中上等。葛老师也有些担心两个孩子的学习因为分神而有所下降,于是曾经以询问在家表现为由,侧面提示孩子的母亲。但这个女生的母亲温和地告诉葛老师:“我知道,我看你们班那个男孩也确实不错,我也挺喜欢那个小男孩的,长得白白净净的,人又懂礼貌,学习还特别好……就让他们两个多接触吧。”

  最让老师觉得奇怪的是,在以后的三年当中,女生的母亲总是十分照顾那个男生,甚至给女生带吃的东西,都要带两份。学校里面组织活动时,母亲还常常问:“×××参不参加,他参加你就去吧,多向他学习。”当然,女生对这个男生产生了一些崇拜的情感。

  毕业时,男生和女生一齐考上了哈尔滨工业大学。

  葛老师的班级,必须要坚决制止的是:不能有学生在班级里面公然地亲密,不能在教室里面互相喂饭。这是葛老师的原则,但对这种行为的制止,葛老师仍采取柔软的方法。

  “早恋”在老师的眼里是一个变化着的含义。

  在上世纪80年代,“早恋”是一种“大逆不道”,无需多言。在90年代,“早恋”是一个严肃而严峻的话题。家长们不管采取什么手段,都要坚决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,老师的态度也是坚决制止。但是在近几年来,随着“恋爱宝贝”数量增多,程度加深,家长们是“恐惧”加“无奈”的状态,而部分老师采取了“不提倡”态度。

  葛老师的班级,必须要坚决制止的是,不能有学生在班级里面公然地亲密,不能在教室里面互相喂饭。这是葛老师的原则,但对这种行为的制止,葛老师采取的方法是柔软的———在课后温和地谈心。

  葛老师对班级学生的感情问题并不避讳,她认为不管是不行的,工作一定要做,引导一定要有效,采用的方法一定要“软”。以下是她认为最有效的几句经典劝说词———

  ·“两个人好,你得做得更出色,要不然人家比你‘高’,你就配不上人家。”(这句话适用于现已“成对”的中学生)

  ·“你得做自己生活的主人,不能做情感的俘虏。”(为情感挫折而产生情绪波动的学生)

  ·“你们知道吗?你现在的世界还很小,等你们上了大学,你身边的男孩女孩都是与你的素质相配的,而你们都已经长大了。大学的天空,更蓝!大学里的世界,更宽广更丰富……”(适用于全班同学)

  葛老师说,这二十多年来她看明白了,在“情感问题”上暴力是最不奏效的。你看他们越严,管他们越“粗暴”,他们就越跟你对抗、跟你玩心眼,俩人就粘得越紧。

  其实,现在的孩子出现情感问题,大人也都是可以理解的了。城市家庭的孩子,他们每天很早就要起床、上学、上课,课间和午休的时间很短 ,激烈的竞争使同学间也很难产生真正的友情。然后是放学以后回家,家长在不在都一样,因为他们要写作业,家长也尽量不去打扰他们,就是有交谈,内容也全部都是学习和考试。与学习无关的内容,即使孩子在滔滔不绝地讲,家长们也好像是左耳听右耳冒。然后是深夜,睡觉,又开始同样的一天。从前,他们有兄弟姐妹,或者有院子里面的一些玩伴,还能互相“胡说八道”,现在他们没有。这些孩子的心里其实很孤独。

  而且,若仅仅是孤独的孩子也算是幸运的,越来越多的孩子还要面临家庭的破裂,父母的“外遇”。他们缺少的是真正的“关爱”、是温暖。

  葛老师曾经跟学生谈过心,问孩子:“你为什么要跟他(她)好啊?我觉得他(她)不优秀,配不上你。”那些学生会对葛老师说:“就因为他对我好,一直都没有人比他对我更好,我跟他在一起很温暖。”

  葛老师听到不少孩子都提起过“温暖”,她认为“温暖”不是孩子“早恋”的全部原因,但内心缺少“温暖”应该是孩子过早陷入“情感问题”的最大诱因。对于这样一些孤单成长、缺少“温暖”的孩子,如果突然有一天,一个男孩或一个女孩走进他们的生活里来,那就是一阵温暖的暗流,谁也不舍得离开。

  葛老师未发现自己的女儿在上高中时有过大的“情感问题”,女儿成长得很透明,所以也很快乐。她认为这要归功于她每天和女儿好像“同学之间”那样,互相讲述班里的趣闻;还要归功于她经常与女儿玩闹着厮打在一起,女儿说她成长得挺“温暖”。

  目前,葛老师的女儿在北京读大三。
(来源:哈尔滨日报 2004-10-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