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尔滨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
   
 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政务信息公开 >> 今日要闻
十年为学子捐款36万元 受助学子为他众筹父亲节
中国哈尔滨 www.harbin.gov.cn 日期:2017-06-19 【字体: 打印 收藏 关闭

编前

   这是一次特殊的父亲节聚会。

  请客者与被请者,都暗暗捏着口袋里的钱包,伺机冲出去买单。最难还是服务员,双方都交待了不许收对方的钱。

  双方分别是捐款者和受助对象。

  捐款者老姜今年55岁,只有初中文化,他和老伴都是普通职工,十年间他为202名贫困学子捐款36万余元。孩子们称呼他“姜爸”。

  被资助的孩子中8位在哈的在校生决定“众筹”父亲节,这次一定不让姜爸再掏钱。

  “他们都没挣钱,都是我的孩子。心意我领了,单还是我来买。”去饭店的路上,姜爸偷偷告诉记者他的心里话。

  过节·回报

  “这些年他就像一大锅咕嘟咕嘟小火煲着的鸡汤,氤氲中的烟火气让我们感觉到还有人在关心。”

  康乃馨、水果……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文化室被浓浓的节日氛围包围。

  多年前,他们的相遇也是在这里,只不过那时候,孩子们是一张张带着家庭简历和高考成绩的“小照片”,而姜爸则是戴着花镜来“选人”的资助者。

  “姜爸,我被保送了兰州大学的研究生!”“还有我,我有了第二个专利!”“姜爸,大滨哥刚在咱群里说他签了一家500强企业,年薪10万元”……接过鲜花的老姜,被一个接一个的好消息弄得直激动,掏出洗得褪了色的毛巾不断擦汗……然后来了一句“都把手机拿出来,我在群里发个红包表达一下此刻的心情!”瞬间赢得一片掌声。

  从包房到大厅,饭店全满员,都是子女给老爸过节的。老姜的待遇,是8个在哈读书的“儿女”把他请上上座、酒杯中倒满酒,“祝姜爸父亲节快乐!”孩子们的祝福声超大,老姜幸福得脸都红了,一个劲儿和身边的老伴叨咕“人家都说幸福是儿女双全,你说咱俩这么多儿女,得幸福多少个平方呢?”

  被保送研究生的小鹏站起来敬了第一杯酒,“姜爸,对于我们这些穷孩子来说,当年没有你那一推,我们进大学没那么顺利。您就像一大锅咕嘟咕嘟小火煲着的鸡汤,氤氲中的烟火气让我们感觉到还有人在关心!”

  更让老姜暖心的是孩子们都“记得”。他和老伴去北京看已经工作了的格子,那丫头“骗”他说有“免费券”能住连锁酒店,可到最后退房时他才知道那一宿428元的房费是孩子自己出,还给他们报了个承德两日游。

  今年春节,好几个已经参加工作的孩子给他发了红包,最小的200元,最大的888元。“我不能退给孩子啊,那是人家一片心。”姜爸咧着嘴乐得那叫一个开心,“我告诉老伴,把钱给他们攒起来,等他们结婚那天再包个大红包!”

  十年前第一捐

  当年一则“考了600多分,却上不起大学”的贫困学子报道,让初中文化的老姜捐出了第一笔,从此一捐不可收。

  十年前暑期的一个夜晚,看电视的老姜随手一换频道,看见一间快倒了的破房子前站着个学生,那孩子穿着件极不合体的老头衫儿,老姜只记住了最后一句“考了600多分,家里太穷念不起。”老姜当时看了一眼身边的老伴,就一个眼神,“咱也捐一个孩子吧!”

  只有初中文化的老姜,对知识有种近似“图腾”的崇拜。说是初中毕业,其实他自个儿知道,三年学业,他还逃了一年半的课。因为没文化,让他在以后的日子里吃了不少苦头。当了会计的他,不仅被同事多次质疑“你好歹读了初中,咋还整不明白呢!”而且考了多次注册会计师都折在“财务管理”这门课上。死记硬背了所有公式,却依然在考场上套不出结果的老姜,终于悟出“还是得读书,有学问啊!”

  老姜还认一个理儿:帮助一个有困难的家庭,资助再多的钱也只是一顿饭和一百顿饭的关系。只有让这个家有了自食其力的本事才能从根上解决问题,而帮这样家庭的孩子上学是最好的途径。

  穷人家的孩子确实早当家,但又大多敏感、自卑。老姜意识到要帮的不仅是经济,还有心理。他用最笨的方式——经常走动、经常联系、就当自己孩子对待。

  和老伴要出门旅游,都要选“有自己孩子”的城市去。小旅店都订在孩子大学附近,到了后再问问孩子有没有空能见一面……

  做好自己

  对于不想联系的,姜爸解释为缘分就这么多,帮了就帮了,至于孩子们咋说咋办,那是人家的事,做好自己就可以了。

  十年,说长不长、说短不短。但能坚持一件事做下来的,不多。老姜把捐资助学这事坚持下来了。

  省青基会打印出来的老姜捐助表足足8页,上面记载着他资助的202名孩子中,小学生35名、初中生34名、高中生18名、大学生115名,共捐款361080元。资助人数最多的年份是2015年,共资助48名孩子。他为孩子们建了个“微信群”,加进来的有70多人,常年潜水一句不说的有四五十。这还不错,彼此还有联系,有些孩子在收到捐款后连一个“收到”也没有。每每说到这儿时,姜爸总是会经历从“意难平”到“自我开导”到“大彻大悟”的情感波动。

  “要说一点不寒心,那不可能,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。”姜爸讲到此处,语调放低了很多,声音也有些沙哑,“我怕资助的孩子上学后再遇到难事,都会提醒省青基会的工作人员,在给孩子们的通知单上附上我的手机号。可真的有个别孩子连句收到的短信都不发。”最早遇到这样的情况,担心钱到没到的姜爸发了条短信给受助学生,询问收到钱没,在报了姓名后,对方回答“谁?我不认识,不知道这个名字。”

  打那以后姜爸只管捐钱,再不主动发短信。孩子们若是来信,他第一时间就回;来短信,打字慢的他必回电话。他也劝慰自己“帮助就是帮助,至于孩子们咋说咋办,那是人家的事,做好自己就可以了。”

  到了现在,已经“大彻大悟”的他更有一套禅的理论“可能彼此之间的缘分就那么一丁点”。这些年,周围认识的、听说的,很多人都说老姜是神经病,吃多撑的。但发现老姜很认真地去当“神经病”时,大家说这样的话慢慢少了。变成了孩子们来看老姜时,亲朋好友抢着请这些孩子到自己家做客,下馆子吃饭。

  “打包”捐助

  只要孩子们的困难让他知道了,基本就是管到底。到外地读研的,会偷着塞路费,要参加招聘的,会给买身新衣服……

  姜爸的娃都有出息,“两个博士、7个硕士”这是他周围亲朋都听得够够的段子,每次他一念叨,别人就会伸出“9”的手势,表示知道了,是9个。

  他一直认为“孩子要念书、上进,就是有出息的。”所以他也从没想过帮助是一次性的,尤其是学习上的事。欣欣从本科读到博士,本科学费是每年4800元,研究生是每年1万元,都是姜爸掏的。

  4年前去格子的学校看丫头,老伴从女寝下来说了句“屋里4个人,只有咱家丫头没电脑。”老俩口直奔商场买了台七千多元的电脑搬回寝室。

  木木毕业参加各种招聘会,他又不放心,拉着老伴逛了趟高档商场,花1800元买了套正装,600元买了双皮鞋,据说下楼时想起来还得买块表给孩子“壮门面”,又折回去重新上了滚梯……

  节日聚餐快结束时,孩子们去结账,才发现“老辣”的姜爸还是和老伴来了一次完美配合,“突破重围”将单买了。“等你们今后上班了挣工资了,那时请我吃啥我就吃啥,不和你们抢买单了!”姜爸和老伴执意要把孩子们送到车站,来车时赶紧将早就捋好的一元钱塞到孩子们手里,“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,别掏了,快上车!”

  车子关上门,慢慢驶出站台,姜爸依然巴望着……

(来源:哈尔滨新闻网)
分享到:
相关文章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 
 
关于我们 | 网站声明 | 网站索引 | 安全服务
主办:哈尔滨市人民政府 承办:哈尔滨市政府办公厅 哈尔滨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 哈尔滨市政府新闻办公室
承建维护 版权所有:哈尔滨市信息中心 备案编号:黑ICP备05000026号
网站邮箱:zfw@harbin.gov.cn